????“放天狮王,请恕小弟直言,狮王在兽王山也是一呼百应之人,怎么这次出来只带了这些许人马?”飞行中,南流月试探着问道。

????“哎,实不相瞒,今次我出来是意外之事,我兽王山中我大哥正在谋划一件大事,需要的人手极多,所以就算我小侄被害,他也无法抽身前来,只能由本王出面,所以人手方面少了一些,而且本王也确实没有想到这妖女白十三会这么棘手,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金放天回应道。

????“大事?呵呵原来如此,不过我想也不是问题,兽王山和修道盟关系密切,有修道盟在这里,人手方面应该也不成问题。”南流月继续说道。

????“此事修道盟已经出手甚多,为了本王侄儿的事情,修道盟内已经折损了三位渡劫期的修士,在请他们出手,本王不好开口,不过修道盟的盟主已经答应本王兄长会全力追杀白十三了。”放天狮王说道。

????“修道盟盟主,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拉起一方堪比传承万年的白猿谷以及异军突起的冰王洞。”南流月继续问道,修道盟很可能和风缠有关,南流月适时总要打探一番才会甘心,否则风缠总是横在他和秦放心中的一根刺。

????“修道盟的盟主非常神秘,我只见过此人几面,却从没见过此人的真身,不过其身上的气息极为恐怖,但是仙元力浓厚程度,就远超本王和家兄,我想修真界中只有五大妖王,以及四大修仙者宗门和四大修魔者宗门的宗主可以比拟。”金放天想了想后说道。

????“什么~!此人居然如此强大?!修真界几时出了这么一个强大人物?难道是那些不世出的老家伙们想通了,突然出现?”朱耀惊道,这份震惊可不是故作样子,而是实打实的被震惊道了。

????“应该不是,虽然说各大势力中都有隐藏的势力,但那些势力都是为了保住传承不断,是历届长老、护法或因为信息不够,或因为自愿维护宗门而留下的,那些人除非到了宗门生死关头是不会出来的,因为一个不好他们就会引发自己的仙力,向上界飞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飞升大劫,不做好准备,九死一生,而且本王大哥曾经试探过此人的阅历,发觉此人最多有千年的道行,道行可是做不了假的,一年就是一年,所以此人应该不是那些老不死的。”放天狮王继续说道。

????“道行?此人是妖修?!”朱耀疑惑道。

????修士虽然也说道行,但是对于妖修来说,道姓才是真正重要的,所以一半说起道行,都是说的妖修。

????“不错,此人的仙力中妖气十足,是百分百的妖仙力,绝对是你我一方的修士。”放天狮王向朱耀说道。

????“一个强大的妖修,嗯,放天狮王,此人和积魔海雨雾山楼的主人蓝凤弈,兰楼主相比如何?”南流月再次问道,南流月和秦放对于其他人熟悉程度不够,但是对于蓝凤弈已经算是老熟人了,合同相比就更能清楚这个什么修道盟的盟主的实力。

????“哦?道友原来来自积魔海,怪不得修真界少见,蓝凤弈吗,本王在未晋级大成的时候,曾经见识过蓝楼主的风采,绝对的旷世惊艳,而这修道盟的盟主,以我揣测,绝对不下于蓝楼主,甚至有可能犹有过之。”放天狮王认真思考了一番后说道。

????“什么,至少比肩蓝凤弈,这修道盟的盟主如此之强吗?此人到底叫什么?”朱耀继续惊讶道。

????“此人姓风,风火水土的风,具体名字没有说过,但是家兄猜测此人和当年我黄金磷甲师一族的骄傲妖王金九手下的第一悍将风皋有些关联,或许是其后人,但是却没有说明,不过为何两位道友对此人如此感兴趣?”金放天继续回答道,

????“什么~!那人竟然姓风~!”朱耀惊呼道。

????如果这神秘的修道盟盟主真的姓风的话,那很可能就和南流月以及秦放的仇人风缠有撇不开的关系,再加上南流月说过在积魔海的遭遇,那几乎可以肯定,这什么修道盟就是风缠此刻的背后势力,只是无论朱耀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何风缠会和这个神秘强者攀上关系,并建立了如此庞大的势力。

????“此人姓风有什么不妥吗?”看到朱耀的惊讶,金放天疑惑道,虽然口上不说,但是作为一方霸主,金放天显然不是蠢人,已然察觉道一些不妥。

????“也不是不妥,我家先辈曾有人说过,妖王金九的那个时代,除了能和金九稍稍抗衡的妖王白牙,就只有妖王风皋算的上一方人物了,此人如果是风皋的后人,太不可思议了,风皋不是早就飞升了吗?”朱耀连忙解释道。

????“风皋是飞升了,是和我家祖上一同飞升的,但是也许会留下后人也说不定啊,我家老祖金九妖王,不也留下为我黄金磷甲师一脉贡献不小吗?”金放天再次问道。

????“这倒是,看来家族传承才是修真界恒久不变的真理。”朱耀故作恍然道。

????“那是当然,子孙旺,先辈才强盛不衰,前辈强盛不衰,后备才能蒙受福荫,只有我们强大了,先辈才能有抗衡的资本,我们也才能顺利的成长。”金放天说道。

????“呵呵,放天狮王说的对,实不相瞒,敝人也有建立一方基业,造福子孙的意思,只是,敝人才疏学浅,不知道如何下手,更不知道在哪里建功立业啊。”南流月连忙将话题引开道。

????之前的交谈已经然金放天起了疑心,如果在继续说下去,难免路出马脚,还是改变话题的好,至于风缠能和这个神秘风姓大妖搭上关系,那是他的能力,南流月根本不用去想,他只要知道这层关系,确认风缠确实和修道盟有关系就行了,至于怎么杀掉风缠,那些都是后话,而且就算套,也无法从金放天这里套来更多的消息了,因为金放天明显知道的也不算多。

????“原来道友存着这份心思?哈哈,那本王倒有一个建议,沉寂之林之西,破荒海之南,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哪里可是成就一番事业的好地方,乐流道友莫要以为那里一毛不落,那些地方才是真正的好地方,宝物遍地,如果不是我兽王山已经是万年基业,我黄金磷甲狮一族,早就去哪里开疆扩土了。”放天狮王笑道,心中疑虑消去不少。

????“那些地方是好地方?难道放天狮王曾经去过那些地方?又或者对于那些地方做过一些研究?”南流月皱眉道,此一番故作沉吟,只是装腔作势,哄骗金放天。

????“哈哈哈,不错,当年本王确实曾经去过沉寂之林往西,那可真是好地方,我们崇龙大陆的修士都看错了,白白浪费了那些极好的修炼之地。。。哈哈哈。”金放天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辈目光短浅了,还是放天狮王兄高瞻远瞩,真是听君一席话胜修百年功啊。”南流月趁机恭维道。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听到南流月如此一说,放天狮王金放天连忙笑道:“乐流道友过奖了,只是些许拙见,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南流月、朱耀正在和放天狮王客套的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三人的交谈。

????“大人,此地方有好强烈的灵力波动,小人相信,那白十三定然在这里出现过,而且那黄衣修士的灵力在这里的波动简直大到惊人,此人一动曾经在这里动用阵法。”

????说话的人正是金棕,此时他正看着正前方一出凹陷进去的山谷说道。

????“这里是哪里?!”放天狮王高声道。

????其身后一人立刻躬身上前道:“大人,根据地图所示,此地应该是白冰原上的一出小山谷,名叫知名谷。”

????“知名谷?!哼,希望白十三和那黄衣贼子都会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放天狮王冷笑道。

????说罢,又向朱耀和南流月说道:“药竹道友、乐流道友,我们尽快过去吧,既然此地灵力波动如此之大,我想白十三距离此地一定不远了,正是我们擒拿此人的大好机会~!还请两位多多出手~!”

????“放天狮王放心,你我精诚合作,自然不会偷懒耍滑,那妖女可是我们兄弟的财路,自然不能断送,何况乐流兄还要以此建立不世基业~!”朱耀率先说道,心中却也激动不小,时间太快,他还没有和南流月沟通好,如何处理金放天一行,就已经摸到了白十三的踪迹,让他有些失算。

????“既来之则安之,狮王只管放心,有我们那,对吧,药竹兄~!关键时刻我们绝不会手软的~!”南流月连忙向朱耀暗示道。

????后者听闻立刻明白,南流月要见机行事,在最关键的时刻,了解金放天。

????不过金放天显然不知道两人的打算,还以为两人真的打算出工出力,立刻高兴道:“得到两位相助,只是如狮添翼,哈哈,我们走~!”

????一声令下,一群人,迅速向着知名谷杀了过去,气焰之强,震慑宵小。


欢迎大家访问:蚊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zxiaoshuo.com/book/90163/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