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一曦捏着一块小点心放进嘴里,慢慢地嚼完又喝了一口咖啡,这家咖啡馆的小点心清淡少糖,配上咖啡真是不错。

????“我以为您是知道我不孕前来慰问我的,还在想你没拿水果应该会给红包吧,没想到会给这么大的红包。”

????“你想钱想疯了?一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还要钱才走?”

????“然不成你就这样让我离开?”黄一曦觉得好笑,这时候,不应该甩上一张有很多零的支票才是正道吗?电视都是这样演的,她等这个场面也等了很多年了。

????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不过她说得模模糊糊,就等那张支票拍脸了。

????此时她已经想到领奖台上那张非常大的大额支票,小时候她一直以为那张是真的呢。

????“你想得美,你都不会生了,你还有脸占着我儿子呀!”骆慧芬震惊地看着黄一曦,这么无耻的女人少见,她那儿子眼睛被屎糊住了。

????“想让我主动离开不是应该给点好处,或者说代价吗?”看到骆慧芬无动于衷,黄一曦干脆直接提示。

????十年前你一毛不拨,十年后你还想老调重弹?

????天底下真没这么便宜的事。

????“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是真正喜欢我儿子,你就是要钱,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啥都没有,还不会生崽,凭什么霸占我的儿子,我真后悔,没让我儿子看到你现在这副贪婪的脸孔。”

????骆慧芬咬牙切齿,一副早就知道真相的样子。

????“是呀,我好不容易巴上你儿子,你要我离开商洛宇这个高富帅总得付出点代价吧,我和你不熟,凭什么听你的,我这么费心费力不可能啥都没有就放弃商洛宇这个优势股?交易总得双方都付出吧?”

????黄一曦一笑,心里觉得,此时的自己挺无耻的,好在商洛宇不在,不然,只怕他会精分的。

????“那你说说,你要多少?”

????既然知道骆慧芬的来意,该走过场还是要走的,黄一曦从包里掏出几张纸,递给骆慧芬:“你看,我现在已经有你儿子手中的一半资产了,如果你要我和你儿子分手,应该拿出让我看得上眼的东西吧?要不?其它的我也不要,就给我另一半财产?”

????骆慧芬此时还不知道黄一曦和商洛宇已经登记,她也没想再刺激她,万一她听了有什么不舒服,黄一曦自觉难辞其咎。

????骆慧芬茫然地接过,一瞄上面的字,不由地念出声来:同居协议。

????她耐下性子看了一会儿,越看越生气,“你怎么好意思,你太无耻了吧。”

????协议里面,黄一曦占有商洛宇财产的一半股份。

????黄一曦莞尔一笑,没办法,谁叫商洛宇是情圣呢。

????“你要知道,以离婚为目的财产分割的协议是无效的。”

????看了半天,骆慧芬突然记得早年她请过的律师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那时她想假装原谅商鼎,就让他签了这么一份协议。然而她咨询律师的时候,律师告诉她,附登记离婚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是以双方协议离婚为前提的,在双方未能在婚姻登记机关协议离婚的情况下,该离婚协议并没有生效,对夫妻双方均不产生法律约束力,不能作为人民审判机构处理离婚案件的直接依据。

????“你说我会这么明显的错误吗?”黄一曦轻笑,她也是律师,不可能犯如此明显的错误的,就算是商洛宇想哄她,也得她肯让哄呀。

????“已经拿到这么多了你还想再要?你胃口这么大小心噎死。”

????骆慧芬都快气炸了,手一直抖。

????她那败家儿子怎么就没看出这个狐狸精的真面目。

????“我可没用什么手段,你儿子自愿送的,要不是我善良,给他留一半,估计全给了,再说你现在再给我一半你也不亏呀,那本来就该是我的,说起来还是我亏呢,毕竟你也知道,你儿子是绩优股,从现在开始,至少还能做三十年才能退休呢,这三十年,他能创造多少财富呀。”

????黄一曦摇头晃脑,一副惋惜的样子:“我真是好人,做事向来留三分余地,何况是对商洛宇,骆女士,您就放心吧,如果有一天你或你儿子遇到困难,能拉扯一把的,我一定帮忙两三分。”

????骆慧芬差点被噎,她就知道,这个狐狸精心黑得很,可惜她那儿子看不清她的真面目,她今天要不是来一趟,都不知道她那蠢儿子已经把一半家产给这个女人了,如果现在让他们两个分开,那么财产真的要被分一半了,不行,她得先稳住黄一曦,再另想办法才行。

????“就算你那么有钱也没用,你生不出孩子,死后不还是没人继承财产?”

????黄一曦气笑,这个婆婆说话可真不客气,当然,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这时候,拼的是气人功夫。

????她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指甲,愁人呀,里这时候女主都是红的尖指甲,此时要抓人要打都不用武器,她这个讲卫生的孩子气势不如人呀,咱还是用自己擅长的嘴战以理服人吧,瞧瞧眼前这个假想敌,人家那一手大红带钻的美指甲精致得很,诗词里是怎么形容的: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黄一曦心里弱势,嘴上可一点没饶人:“哈哈哈,笑死人了,就这点钱哪够花呀,还担心要留给儿孙,真是笑话了,这是够买松江府松江边的水臣一品,还是京都二环内的四合院呀,我还想买加勒比海上的一艘普通邮轮,或者一架直升飞机当房机呀,我都愁了,离开这座这么多年才拿到的自动取款机,哪再找一座取款机呢。”

????“…….”

????和骆慧芬分开后,黄一曦并无想像中的那么不磁电,她毕竟是商洛宇的亲生母亲,不管法律怎么样规定,只要她认商洛宇,这份母子情是绕不开的。

????算了,怎么样也无解,不想了,无法解决的事,黄一曦摇摇头,把这份烦心事丢开。

????心里想说不和她一般见识,可行动完全不一致,一回家看到商洛宇那样子就有点生气,还有他长得不象骆慧芬,不然实在难以入眼呀。

????“怎么啦老婆?”求生欲很强的商洛宇小心翼翼地问。




欢迎大家访问:蚊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zxiaoshuo.com/book/90044/664/